暖暖 免费 日本 高清 在线1|国产黄片在线免费观看|国产一二三区四区芒果

<track id="5artr"><div id="5artr"></div></track>
<span id="5artr"><u id="5artr"></u></span>
      1. <tbody id="5artr"></tbody>

            <track id="5artr"><span id="5artr"></span></track>
              <track id="5artr"></track>

              分享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開啟左側

              [全網] 極罕見!華農11位學生拼死聯名127頁PDF舉報導師造假!

              [復制鏈接]

              極罕見!華農11位學生拼死聯名127頁PDF舉報導師造假!

              發表于 2024-1-17 10:06:13 來自 全網 閱讀模式 倒序瀏覽
              17806 0 只看樓主

              瘋了……我們都見過學術造假舉報,但是往往是一對一的,你們有見過那么多學生奮起反抗,全部聯名起來舉報自己導師造假的嗎?我的天,真的頭皮都發麻了……要把這群孩子逼到這個地步這個導師得過分到什么程度?

              短短幾個小時就熱搜第一,閱讀量迅速破億:



              看一下舉報同學的話,總共有11人,聯合舉報,估計是實在把學生們逼到絕路了。



              這群孩子真的是拼了,一個個在網上實名:


              眾所周知,導師和研究生之間的關系是非常不平等的,很多學生被搶一作,被迫給導師的兒女寫論文做比賽,被惡意延畢……可是大多數時候迫于無奈,他們只能一直隱忍,甚至被折磨到抑郁,而課題組成員之間也會互相猜忌、爭奪。

              今天,終于有這樣的一個課題組,他們勇敢而細心地整理好一百多頁的證據,聯合實名站了出來。

              他們可能無數次地想過,這個選擇可能對他們的前途和人生帶來什么樣的影響。帖子會不會被刪掉?學院會不會找過來?他們還能不能畢業?導師會怎么對他們?……他們或許也猶豫過,擔心過,但他們最終還是行動了。

              這是一種“理想主義”嗎?或許是,可是他們只是想好好做科研,擁有一段正常的研究生生活而已。

              我們無法預知事件的走向,或許一天后它就將悄無聲息,也或許這一次真的就在一定程度上改變了某種學術風氣。真的希望這一次,這十一名同學的勇氣不會隱入塵煙。

              黃教授本人:

              注意,這個是127頁的PDF的舉報材料,不是127頁論文有問題,是,光舉報材料就寫了127頁!這是目錄:

              對于導師壓榨學生做了詳細的描述:

              我們一直在想,是什么讓這個導師如此囂張的造假?想來想去只有2格字:利益。

              果然在舉報材料的最開始就貼出了這位教授的“名牌”產品。

              或許大家對黃某若教授還不夠了解,簡單來說,他可以被稱為 “植物提取大師”或 “表觀遺傳學專家”。黃教授以其招牌植物提取物——“山竹醇”(英文名為 Garcinol)而聞名,撐起了其發表論文的半壁江山。在知網以 “山竹醇”為關鍵詞搜索到的學位論文,幾乎全部來自于黃教授的指導。僅從這些學位論文的題目就可以看出,山竹醇能夠全方位改善斷奶仔豬、肥育豬、妊娠后期母豬、產蛋后期蛋雞的性能,涉及生長性能、繁殖性能、肉品質等多個方面,可謂十分全能。這樣的 “全能”添加劑自然是價值不菲,僅 1 毫克純度為 98.85%的“山竹醇”售價高達 800 元。


              如此高昂的價格促使著黃教授帶領團隊一直致力于山竹醇的提取工藝優化和尋找含有高濃度山竹醇的鮮果。從一開始黃教授宣稱山竹醇來源于“山竹果皮”,再到“大葉藤黃”、“印度藤黃”等,連來源都捉摸不定的物質,尋找合適的果實并進行提取和檢測自然并非易事。這項工作歷經好幾屆學生的參與,人人叫苦不迭。
              然而,當這屆學生終于找到“可能合適”的果實,并聯系好賣家準備大量購買時,黃教授總是突然說:“后面的事情不需要你們聯系了”, “那邊公司已經買了幾百斤了”, “工廠那里都是現代化的提取設備不需要你們動手提取了”??墒亲罱K,學生們連提取物的影子都沒有見到。
              雖然未見到實際的提取物,但是有關山竹醇的 “實驗”一直在進行中。黃教授課題組近幾年也算是比較 “高產”的課題組了,山竹醇的 SCI 論文發了個遍。當然這里也就必須提到黃教授的 “左膀右臂”——王某心博士和姚某磊博士。目前兩位博士已經成功進站,就職于華中某業大學擔任黃教授課題組的博士后。兩位博士確實具備極高的“學術水平”,人在電腦前坐著,SCI 文章就能不斷發表了。無論是往屆畢業生還是在讀的同門,從沒有哪個人見過兩位師兄做實驗,也從沒有人聽說過兩位師兄下過場。當然,黃教授常常會口述兩位師兄做實驗和下場實踐的“光榮事跡”,比如在浙大做分子實驗、養細胞多么規范認真,在哪個豬場養了好幾百頭豬,在哪個公司養了很多小鼠一批一批的在造模。那一定是很辛苦的事吧,畢竟要進行“隱秘的實驗”,實屬不易……
              我們都知道高質量的論文需要大量的實驗,但是這位教授發表的那么多論文根本沒有足夠的實驗,這就是那些論文的實驗室,簡陋到令人發指……



              最最離譜的事,連最最基本的分析天平都沒有,頻繁借到連學院的高 S 老師都忍不住吐槽過:“你們實驗室能不能置辦點基礎的實驗設備,這也沒有那也沒有的”、 “你們黃老師不是很有錢嗎,啥也舍不得買”等等,別的基礎的分子實驗包括 PCR、WB 等自然我們也都無法開展。畢竟黃教授的名言是:“沒有哪個課題組是什么儀器都有的”、“學院的儀器共享平臺上都有”,甚至還慫恿學生自掏腰包去給老師送禮。退一萬步講,學生可以去平臺上借儀器,但試劑呢?學生總得配好試劑過去做實驗吧,然而買試劑耗材這種事學生根本不能自行訂購,想進行細胞實驗的同學也不會給你買細胞,都是想辦法自行去借。有趣的是,很多不明真相的同學,看到黃教授實驗室經常沒有人,還會羨慕地跟學生說:“你們組真好,都不用做實驗直接送檢”……
              既然實驗難以進行,那么實驗結果又是從何而來?答案顯而易見——編造實驗數據。這種方法耗時少、花費少、結果好、產出高,自然成了某些人的首選。
              目前黃教授僅有三個博士畢業生,但個個都是“造假好手”。在這部分,你將能切實感受到什么叫做明目張膽、肆意妄為、觸目驚心。
              離譜到什么程度?他手下的博士生直接把老鼠的數據移植到豬的身上……簡直匪夷所思……下圖左邊是鼠,右邊是豬,數據竟然一模一樣……



              把老鼠的數據放在豬身上還不算,后期甚至懶得調整了,豬的數據索性直接反復用,用在不同的論文上,來來回回的用,不同的實驗不同的文章用同樣的數據……簡直極品……



              各種錯誤簡直是明目張膽到可笑的地步。
              論文里明明是“小白鼠”:



              結果最后圖片上放的卻是黑鼠……牛逼壞了……還能這么瞎來……



              搞笑的還有,不同的材料造成的結果竟然是一模一樣的……看下山竹醇和恩貝酸的數據,兩個完全不一樣的東西竟然有完全一樣的數據:



              甚至不同基因測出的竟然也是完全一樣的數據……無力吐槽了……這是屬于腦子都不動的直接復制黏貼啊……



              大量的論文數據是直接捏造的,根本子虛烏有:



              為了證明這個教授的“山竹醇”有多么牛逼,各類數據隨便造假,肆意篡改:



              夸張到什么地步?
              這個教授歷年來所有的本科生、碩士生、博士生幾乎全軍覆沒……所有的指導論文全部被扒出造假、數據錯誤、重復使用、肆意篡改等,涉及論文幾十篇,如果倒查為真的話,基本上他這條線的所有的論文都要被駁回,所有學生的學士學位、碩博學位都要被剝奪……因為都是造假得來的。
              根據舉報材料,這位黃教授實力非凡,可以操縱同行評審:



              牛逼到什么程度?
              讓學生來寫審稿意見……自己把控……太牛逼了……



              他甚至連學生的勞務費都要克扣:


              從入學開始,黃教授就利用他作為導師的權力來操控和打壓那些表達不同意見的學生。他表面上會支持學生自己找課題,但無論學生找什么都會全盤否定,隨后指定學生隨便做個課題,這也是為什么前文中許多人重復利用和編造數據的重要原因之一。當然,也有學生誠實地呈現出不顯著的結果,立馬就會遭到黃教授以及王、姚兩位博士的輪番攻擊,以 “根本不懂數據統計”、 “數據分析全是錯的”、 “不顯著你怎么畢業”等為由,強迫學生按照他們的要求篡改成“完美的數據”。

              在開題答辯、中期答辯和畢業答辯上,多次有評委老師提出過 “沒見過這么完美的數據”,當然,很少有老師能想到這些數據都是編造而來的吧。在 2023 屆畢業答辯時,有位評委老師多次提出質疑,認為我們組畢業生“數據有問題”,更是說出了“要是我拿去做的不好我可得索賠”。這時黃教授會立馬與學生劃清界限,強調他對學術要求有多么嚴格,這都是學生不聽他的話才“統計錯了”,甚至主動給評委老師建議讓學生延期。站在臺上的學生面對自己導師的批評時,想起自己不得已捏造的數據,那該有多么憤怒和委屈啊。而就在前不久的中期答辯,更是有學生展示的生長豬背膘厚遠遠高于土豬,這般離譜的數據都勇于在中期答辯中展示出來,想必參與的同學和老師們還歷歷在目吧。

              在平時“學習生活”中,黃教授對學生指導甚少,基本僅限于論文格式問題和 PPT 制作,對學術方面則關注甚少。明明學生已經匯報過的大綱,下一次匯報卻被說成“全錯”,要求學生多次修改,在論文格式和 PPT 格式上反復做文章。此外,還會指責學生 “不及本科生”、 “腦子不正?!?、 “只顧著長肉不長腦子”等。還有學生因正常上課無法參加組會而請假,會被稱為“脫節”,要其做好延畢的準備,逼得學生不得不每次翹課參加組會。

              學生們也被黃教授及兩位博后統稱為“下面的人”,日常的拿寄快遞、跑腿、接人什么的就不多說了,改卷評分、做 PPT、寫材料和文章什么的現在也很常見,但身為黨支部書記,連黨支部黨建工作匯報、學習心得等也讓學生代勞這就是黨性問題了。一旦學生推辭或未按照他們的進度完成任務,就直接以延期畢業威脅。幾乎每個同學都成為他們寫文章和學術造假的工具。但即使順從他們的要求,也只能少受指責而已,沒有任何回報。部分被分配寫文章的學生,在將寫好的文章交給王、姚二人后,發表的文章甚至沒有學生自己的名字,都拿去給一些不相干的人署名了。此外,他們經常不提供結果或 P 值就要求學生就進行論文撰寫。當學生詢問如何描述結果時,他們會說:“你想怎么寫就怎么寫,怎樣好討論就怎么標”、“結果要顯著來顯出我們的研究有意義”。如果文章投稿后需要補充數據,就隨便編造或混淆,一旦期刊社要求提供原始數據,就換個期刊投稿。


              現實中,這位教授下面的文章多次被一些嚴格的機構拒絕過。



              此外,黃教授經常根據自己的臆想散布謠言。例如,我們組因不愿造假而退學的那位博士,在其口中成了“從外面來只想個混學位,受不了嚴格管理就自己退了?!?;在組會上當眾嘲諷下場的一個學生心理脆弱,“鬧絕食”、“和場里的員工打架”、“天天打電話哭訴”;最離譜的莫過于還造謠一位已畢業的女學生因不聽從他的話而導致“流產”。
              這位黃教授真的是膽大包天,連十四五規劃的教材都敢抄襲造假。
              黃教授也曾出版過幾本著作,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作為“十四五”普通高等教育本科規劃教材新農科“智慧農業”專業系列教材《飼料智能加工生產學》的主編



              這本書的副主編是王博士和姚博士。然而實際上他們并沒有親自參與到寫作和修訂的過程中,而是將這項任務分配給了學生,要求每個人負責撰寫書中的一個章節,并完成最后的校對和修改工作。歷時一年多,這本書終于出版,然而卻與學生毫無關系,連致謝都未提及,學生們徹底成為了“無名之輩”。
              當學生們剛開始接到分配寫書的任務時,他們感到非常自豪,因為有機會參與到“十四五”規劃教材的創作中,以為可以在學術上做出有意義的貢獻。然而,直到學生們真正開始寫作時,才意識到他們所謂的“寫書”到底是如何進行的。姚博士直接道:去圖書館借幾本與飼料加工相關的書籍,然后拍照提取其中的文字,復制粘貼到書中,并囑咐要多借幾本書,輪換使用,不要只依賴一本書的內容。這一刻,編寫教材的神圣感被徹底打破了,更何況這是“十四五”規劃的教材,誰能接受如此隨意的抄襲行為.



              十四五教材都能抄襲其他人的著作……簡直瘋狂!



              有趣的是,在這樣一個科幻的實驗室,卻經常能收到購買試劑耗材、檢測樣品、維修儀器設備的發票用于報銷,然而,這些購買的材料卻在實驗室中難見蹤跡,學生根本不知這些購買的這些試劑耗材究竟流向何方。盡管時常報銷試劑盒等試劑耗材的發票,本組的學生仍只能去別的實驗室借用試劑、儀器來進行最基本的檢測實驗;在收到高額委托檢測費用發票的情況下,本實驗室的學生還要因檢測數目不夠將數據進行“二次加工”。
              而每當自己的學生自費購買了材料之后需要報銷,總會遇到重重阻礙。先是說這類發票不符合規定不能報銷,再來就是讓學生自己先統計一下總共墊付了多少,做成表格再提交給黃教授審核,最后即便是提交了匯總表格,也像石沉大海一樣再也不會有報銷的消息。很多已經畢業的學生手上都還有當時沒能報銷下來的收據,多么讓人無奈。
              另外,對于學院經費黃教授也是秉持“不浪費”的理念。學院用于教師隊伍建設、學系建設、院系發展的經費設置有一定的金額額度,而黃教授每次報銷的發票,都能夠完美符合分配額度,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報給學院的過程中也不禁令人感嘆,這是根據發票報銷,還是根據經費額度開的發票?
              黃教授手握“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和“國家重點研發計劃”等項目,經費充裕,但實驗做不了、勞務費發的少,那么項目經費究竟都花到了什么地方?
              當談到黃教授的教學情況時,一眼望去榮譽滿身,諸如國家級、省級教學成果、教學質量優秀、教學能手等都盡納囊中。那么實際情況又是如何呢?
              在授課形式上,黃教授通常采用的都是 B 站視頻形式,且都是現找現放。B 站視頻都看完后,黃教授美名其曰“鍛煉同學們的學習能力”,就讓學生們上課進行 PPT 匯報。
              黃教授將能夠爭取到的資金全部納入自己的囊中,這一點在本科生項目經費上表現得淋漓盡致。每年都會有本科生帶著學習實驗操作和參加項目等目的前來黃教授的課題組,申請各種項目,如大學生科技創新資金(SRF)、湖北省大學生創新創業訓練計劃、國家級大學生創新創業訓練計劃等。然而,黃教授往往會指派研究生稍微修改一下自己的開題的內容,然后就給本科生去申請項目,還美其名曰“課題早就為你們定好了”,讓不知情的本科生感恩戴德。
              在項目申請成功后,黃教授都會第一時間湊好發票,讓本科生拿去報賬,一般經費批下來沒兩天就報的干干凈凈,實現“精準報銷”。然后可憐的同學們在這也沒學到什么實驗操作,畢竟學生自己都沒有什么實驗可做。最后,黃教授會在文章中不當署名,甚至是在本科生根本不知情的情況下就在期刊論文中給本科生署名,然后吹噓自己帶領他們發表 SCI。更為可悲的是,如前所述,這些論文本身就存在嚴重的造假問題。如此誆騙經費,浪費資金的行為,將學生的科研熱情置于何地,將學術道德置于何地,將納稅人的血汗錢置于何地?
              可以看出,這11位學生現在是破釜沉舟了。



              媒體報道:



              網友們都非常憤慨:



              這個事情引發了全網的關注,央視都介入了,學校的回應:



              網友們熱議:



              大學的官博被網友輪的關閉評論區:


              我們都要哭出來了,真的是把課題組的學生都逼得破釜沉舟了,這十幾個紅手印是怎樣一種悲愴?。?!孩子們是在拿命在拼?。。?!


              不知道大家看完后有何感受?聊幾句?
              游客~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在黃石 ( 鄂ICP備12002244號-6|鄂公網安備 42020202000105號 )

              Copyright © 2001-2024, Tencent Cloud. Discuz Team. Powered by Discuz! X3.5

              <track id="5artr"><div id="5artr"></div></track>
              <span id="5artr"><u id="5artr"></u></span>
                1. <tbody id="5artr"></tbody>

                      <track id="5artr"><span id="5artr"></span></track>
                        <track id="5artr"></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