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暖 免费 日本 高清 在线1|国产黄片在线免费观看|国产一二三区四区芒果

<track id="5artr"><div id="5artr"></div></track>
<span id="5artr"><u id="5artr"></u></span>
      1. <tbody id="5artr"></tbody>

            <track id="5artr"><span id="5artr"></span></track>
              <track id="5artr"></track>

              分享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開啟左側

              [全網] 19年間,他將“小紅樓”打造成迫害無數女性的地獄

              [復制鏈接]

              19年間,他將“小紅樓”打造成迫害無數女性的地獄

              發表于 2021-3-15 16:00:27 來自 全網 閱讀模式 倒序瀏覽
              493190 0 只看樓主

              2021伊始,隨著一樁大案的塵埃落定,上海市楊浦區許昌路 632 號火了。

              這個地方很邪乎,不管是在公開發行的紙質地圖、電子地圖、淘寶可送達的區域列表上,你都找不到。

              它另有一個名字,叫做——小紅樓。
              小紅樓坐落在黃浦江北側,外表上看起來普普通通,甚至有些破舊:
              但實際上,在過去的許多年,這個地方曾經是一個叫趙富強的裁縫發跡的地方,也是數十位女性噩夢開始的地方。

              它充斥著金錢、暴力、淫亂、脅迫與罪惡,是用女性血淚建筑而成的無間地獄。

              至于這其中的細節,說出來恐怕都沒人信。

              02
              小裁縫,大野心

              小紅樓是坊間的叫法,最早這里是楊浦區許昌路 632 號。

              2000年,剛到這里闖蕩的趙富強還是一個小裁縫,為了最快地抓住最賺錢的行業,立足上海灘,他走了一條一本萬利的捷徑:皮肉生意。
              時至今日,這個行業已經被各種好聽的詞匯所取代,運營也越來越“正規”,但趙富強依然延續了最古老的法則。

              他最早推下海的“小姐”是自己的老婆,然后通過老婆結識了很多農村來的打工妹。

              在那個PUA還沒有流行的年代,趙富強不厭其煩地向這些剛剛進城的少女們講述自己的妻子如何“獻身賺錢”,實現人生價值的故事。

              對于不相信的,他會將她們強暴、毆打、拿裸照和視頻威脅,甚至在她們的隱私部位刺上“趙富強專用”。

              然后把她們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

              積攢了一定數量的小姐,他又租了兩個小門面,開了兩間發廊,一個叫“旺盛美發店”,一個叫“雙雙美發店”。

              在這里,每次交易只需150元,小姐沒有分成,全部上交。

              在這樣的低成本開支下,趙富強很快完成了資本的原始積累。

              彼時上海城市正迅速發展,投資商鋪是有錢人的首選。

              趙富強也開始轉入商鋪租賃生意,他從就近的楊浦區門面房入手,靠著豢養的打手,沒花一分錢,控制了楊浦區的1000多家門面房。

              這樣黑白通吃的買賣,趙富強在上海做了將近20年,可查的獲利接近10億。

              當然,這種勾搭不可能被司法所允許。

              所以趙富強借用手下的小姐們,進行性賄賂,構建了龐大又復雜的保護網。

              當然,達官貴人們是不可能進出發廊的。

              趙富強迫切的需要一個高端的“基地”。

              03
              皮條客的自我修養

              2014年,趙富強買下了距離“旺盛美發店”和“雙雙美發店”不到兩公里的楊浦區“許昌路632號”,鋪上了紅色的墻磚。

              并改名為創富大廈,成立了文化公司。

              他也搖身一變,成了一位在上海擁有1000多個商鋪,創富大廈的控制人,《平安上?!窓谀窟\營人等諸多頭銜的成功商人。
              此后,他頻頻邀請各級官員、名流在創富大廈里消費,然后拍下視頻,以此威脅。

              這是網上流傳出的紅樓內景。
              房間的裝飾以素雅的白色浮雕,輔以銀灰色裝飾及軟包皮質。

              墻上是暗金色軟包,全房間以白色為底,亮金色線條及金色鑲嵌為主要特色,凸顯貴氣。
              通道的盡頭,墻上掛有一幅長4米、高2米的油畫噴繪,噴繪畫面是,一位身材極佳的古裝美女。
              該巨幅美女噴繪所在的空間,是一個南北長約4米、東西寬約3米的接待廳。

              接待廳向北,是兩扇深色桃木門,上嵌鎏金。
              邁進桃木門,迎面而來的是幾乎漆黑的會客廳。

              左右墻體,均以黑色大理石作外包圍,內嵌橫豎各6塊白色裝飾板,每塊裝飾板有鎏金細紋,裝飾板中央,為方形凹陷的長方形鎏金色塊。
              小紅樓6樓“1號套房”的衛生間吊頂,除了用“皇宮”二字來準確、簡要轉述其奢華程度外,很難找到第二個詞來形容該衛生間的裝修奢華程度。
              天花板呈蒼穹狀弧形,上鋪銀灰色金屬質地的墊底,上鑲圓形或弧形的鎏金裝飾物,再配黃銅件水晶吊燈,光線稍亮,就滿屋金碧輝煌。

              除了裝飾風格討人喜歡,趙富強還留了三道暗門,以備顧客們的不時之需。
              此外6樓的所有房間內的衣柜,均有幾十件各式女性衣服,多以暴露的性感裝為主,也有各類職業裝用于角色扮演,以及一些胸罩、抹胸、束腰、絲襪。

              穿過2號房間的暗道,空間豁然開朗,這是一個可容納14人住宿的集體閨房,裝修風格依舊為白底嵌金,配以紫色軟包、灰色床簾,有恬淡、雅致和輕奢的味道。
              閨房如此雅致、有格調,也彰顯了他們所服務的客人的尊貴程度。

              當然,如此高端的居住環境,讓原來那批已經老去的“小姐們”住,顯然有些不合適,客人們也不會同意。

              趙富強急需招募一批年輕時尚受教育程度高的女性。

              04
              權錢色交易,小裁縫的天梯

              2017年初,趙富強在網上發布了招聘信息:招募上海徐匯、楊浦、虹口三個區連鎖的“匯吃匯喝美食城”的運營專員,待遇豐厚。
              在美國留過學的大學生陳倩通過招聘信息認識了趙富強,面試地點約在了創富大廈。

              大樓戒備森嚴,門口有退伍軍人做保安,內部每個角落均布有攝像頭,

              不同樓層不同房間都需要相應門禁卡才能打開。
              趙富強說這里隔三差五有政商界官員干部來訪,安全最重要。

              陳倩打消了疑慮,但沒想到,等陳倩入職后,她的工作變成了,對來訪的客人陪吃陪喝陪睡。

              陳倩想拒絕,卻無處可逃:到處都是門禁和保安。

              直到2017年底,趙富強在一次強奸后,允許陳倩去銀行領點補償費,陳倩才找到機會拜托銀行柜員報警。

              在派出所,陳倩說了一大堆沒有人會相信的話——趙富強在創富大廈圈養性奴、賣卵、為政府官員提供小姐。

              在治安全球最好的魔都上海居然還能存在如此大范圍強奸圈養性奴和黑社會勢力?

              在警察疑惑的當口,趙富強帶著陳倩母親趕到警局,最后以家庭糾紛的名義撤案。

              “背叛者”陳倩的下場并不好,她被軟禁在宿舍里,沒收了手機。

              同樣被關在宿舍的還有趙富強的“妻子”林某、舞蹈老師崔茜、為趙富強生下孩子的蔣某。

              因為逃跑,陳倩遭到了毆打,她向宿舍里的人求救,

              林某就攔住了想去解救她的人說,“你讓他打,我們都挨過打,憑什么就她不能打”。

              此前,林某剛剛因為自愿為趙富強剪了輸卵管,被提拔成了主管。

              她在這群女人里,最有威信,也是其他人“學習的榜樣”。

              被同樣境遇的女人們暴打后,陳倩被送進了診所,等待她的不是救治,而是取卵。

              這是趙富強最新研究出的致富方法,既可以賣卵賺錢,又能用以后出生的孩子拴住她們。

              05
              來自地獄的反殺

              診所里的陳倩,因為連續十幾天被強制注射催卵針,患上了嚴重的腹腔積水,永遠失去了生育能力。

              在對陳倩“殺一儆百”后,趙富強趁勢對新來的女孩們定了規矩:

              陪喝一壺酒獎勵500元,能夠陪領導唱歌的獎勵600元,邊唱邊跳的獎勵900元,陪睡一晚獎勵7000元到1萬元不等。

              她們的家屬也要住在小紅樓里,男性充當打手,女性充當保潔,每人每月3000元生活費。

              此外,他指示林某在上海大連路開了一家名為“瀟戈“的舞蹈學校,成為另一處性賄賂會所。

              而有上海戶口的崔茜,則被“提拔”為經理人。
              2017年,在這個舞蹈學校,崔茜被趙富強暴力取卵,患上了重度抑郁、焦慮癥。

              趙富強則利用崔茜母親趙敏愛女心切的心情,強迫其為私生子們報戶口。

              因為拿到了上海戶口,趙富強非常滿意,對崔茜的看管也放松起來。

              2017年底,崔茜趁機逃離了小紅樓,但趙富強發現后,馬上派人在大街小巷播放崔茜的裸照,揚言要把她關到江蘇老家。

              正是趙富強的步步緊逼,讓崔茜決定破釜沉舟。

              2018年11月,崔茜母女向上海市紀委進行第一次舉報,“控告趙富強強奸殘害女性、使用錢色拉攏腐蝕干部”,但舉報信沒有引起重視。

              2019年初,崔茜又向楊浦區公安局報案稱被趙富強強奸,要求離婚,這才以“強奸案”立案。

              2019年3月,趙富強與崔茜的離婚訴訟開庭。
              法庭上,趙富強態度囂張,“全程低頭擺弄手機”,據說,他已經通過“內部渠道”,打聽了案件走向。

              而另一邊,法庭上的崔茜也豁了出去,以微信群發的方式,再次舉報趙富強長期行賄、嫖宿,并實名列舉多位政府官員、國企干部和警務人員。

              當時,正值中央掃黑除惡督導組到上海的前夕,趙富強的保護傘,終于撐不住了。

              06

              2019年3月24日,瀟戈物業有限公司解散,小紅樓的員工遣散干凈。
              但此時,趙富強仍帶著最后一絲僥幸心理,留在上海。

              直到5月15日楊浦區委政法委原書記盧焱把他拉到辦公室告訴他,“快走吧,馬上收網了”。
              他才匆忙帶著4名女伴逃回江蘇老家,次日被捕。

              經過上海高院終審,趙富強被判死緩并限制減刑入獄,背后13名官員、國企干部落馬被判有期徒刑1年6個月至17年不等。
              盧焱審判現場(圖源《財新周刊》)

              至此,這座由女人血淚鑄造的無間地獄終于倒塌。

              趙富強萬萬沒想到,他的倒臺,竟然是自己嚴密控制的女人所一手策劃的。

              趙富強的案件被財新周刊報道之后,很多人的第一反應是,驚心動魄。

              確實,我們難以相信,這樣的事情,居然發生在2020年。

              更讓人驚心的是,趙富強通過強奸、取卵等等手段,讓這些女性生下了好幾個孩子。

              這些孩子大部分沒有戶口,也沒有經濟來源,甚至無法上學。

              趙富強死有余辜,可是,孩子卻是無辜的。

              他的罪,不是坐牢就能還清的。


              07
              沒有結束

              在小紅樓6樓3號房間更衣間及衛生間門左側的空調遙控板上,插著一張半個手掌大的牛皮紙,上面有幾行娟秀的手寫字體,無法確認該字條作者的寫作時間及動機,上書:


              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

              是非成敗轉頭空。

              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

              白發漁樵江渚上,慣看秋月春風。

              一壺濁酒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



              不知道這是不是趙富強自己的心理映射。

              在我看來,如果確實是他所書,那他實在是太高看自己,把自己同英雄豪杰相提并論。

              他至多不過是當代西門慶,但是比西門慶更嗜血更殘暴。

              據說趙富強在得到消息之后,一邊打探消息看舉報是否立案,一邊準備出逃到瓦魯阿圖。

              他拍下空蕩蕩的辦公室發給崔茜,“一切都沒了,你真的害苦我了?!?/span>

              他一直到最后,都覺得是女人害了他,而不是覺得他自己有罪。

              實際上,“小紅樓”的版本不止上海這一個,早些年,還有廈門“小紅樓”,讓不少官員沉醉其中。
              電影《無間道》中有這樣一句話:“受身無間永遠不死,壽長乃無間地獄中之大劫”。
              而那些曾經被趙富強軟禁、施暴,奴役做性奴的女人,曾經深陷這個小紅樓——無間地獄。

              而趙富強被捕,也算是墮入無間地獄,還他造的孽,欠的債。

              只是那些受過傷的女人,被脅迫而生下的孩子,誰來負責?

              沒有答案。
              游客~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在黃石 ( 鄂ICP備12002244號-6|鄂公網安備 42020202000105號 )

              Copyright © 2001-2024, Tencent Cloud. Discuz Team. Powered by Discuz! X3.5

              <track id="5artr"><div id="5artr"></div></track>
              <span id="5artr"><u id="5artr"></u></span>
                1. <tbody id="5artr"></tbody>

                      <track id="5artr"><span id="5artr"></span></track>
                        <track id="5artr"></track>